浣子面

您安这里浣子面,称呼随意//职业尘吹,业余白嫖//十年一更,有空就浪游戏//丧气没志向,日常负能多于正能//不是很会说话,请见谅//自认比较好相处,喜欢交友//扩列的请看看我我n种性格任君挑//圈子杂混,cp杂吃,瑞金不可逆//@灯 弟弟是底线。

✨高三长弧🙏

《沉香》(二)

关键词:京剧猫,武白,小虐,(微)ooc,女化(男女转换),半拟人(保留尾巴和耳朵)

  

沉香:(三)(四)
*沉香一由于敏感词所以被驳回解屏彻底屏蔽了,所以各位喜欢这篇的看官去武白吧寻找。

  

其余作品

   

文:浣子  责编:@潶猇【时不时没脑洞】  
那提线的木偶猫抬了头。“嘿嘿嘿嘿~你来啦?” 
“嗯。” 
“~你是终于打算变成黯大人的一员猛将了吗~白糖?”提线猫怪笑着站了起身,绕着白糖转悠。 
听此,白糖笑着将斗笠取下,一双金眼直视着那提线猫。“你开玩笑么,你让我来找你的…我又没说过要臣服于黯…我只是需要混沌罢……” 
提线猫闻言,笑的更是放肆。它拍了拍手,招来了一团混沌。“是不错的,倒还真是我叫你来的,也并未喊你臣服于黯大人,不过嘛,这方法还未有人成功过,那就要看你受不受得住了…” 
他笑了,很是洒脱。“来吧,反正,就算失败了……也没谁会记得我了……”然后迎向那团混沌,没有丝毫的犹豫。 
那团混沌被白糖一碰触,便整个儿的迎了上去,将他团团地包围起来。脖颈上的念珠本还是想反抗的,可结果并无任何作用很快的就黯然无光了。一旁坐着的提线猫见状立马站起,向那团混沌掷了一株神仙草。那神仙草莹莹生光,在黑漆无比的混沌中显得十分突兀,可也很快的,被那混沌吞噬滞尽,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时听闻武崧成亲,白糖便日日喝酒。来看他的都被他挡在门外,除了些进屋不从门进的家伙,比如提线猫。 
那日提线猫突然出现在他房里时,白糖只瞥了它一眼,然后又嚼起了猫薄荷,理都不理。 
见到被冷落,它反倒笑了,跳前几步来到白糖附近。  “哎呀呀~当初的白袍小将真当是威风凛凛,如今却怎的落得这般下场~嘻~真狼狈~”它嬉笑着,在白糖周身跳来跳去。 
白糖听了也不恼,反笑道:“你不也一样?…如今黯被封压,混沌所剩无几……你却还有心思来我这儿?不怕被我一铃铛敲死?”说着,推了只酒坛到它面前。“喝!”他大手一挥很是豪气,接着转去另提了只酒坛,将它开封,咚咚咚地猛灌。 
“嘿嘿……白糖…你搞错了吧,如今的你,可是过的比我还要惨呢……”它不理会那酒坛,跳到白糖面前。“不过嘛,我倒是可以帮你的~”接着它一下子凑到白糖耳边,“你还记得神仙草吗?” 
“知道,就是当初叫我女化的那个…”他摇头晃脑地喝着,像是要倒下一般,可他眼中却没有一丝醉意。 
“不错。”提线猫在他耳边说道。“我有法子,让你变成女的……” 
那声音,如惑人的讹兽,又如深海的安康…… 
如此危险,却又如此吸引人……

大概过了半天的时间。自那混沌之中,伸出了一只雪白的爪,再之后便是两足…… 
很快的,那浓厚的混沌逐渐变浅变淡。当中被包裹着的白糖也渐渐的能看清他的身影。但早已不是原来的模样。里头,是一个身姿曼妙的女子。虽还看不清脸,但也依稀可辨出那是个绝世佳人。 

“开什么玩笑……”白糖嗤笑一声,接着一掌扇开了俯在他耳边的提线猫。“你是让我阉了我自己之后再用那神仙草把我女化了?!那怎么行!我还想着讨个花娘子呢!”他灌了几口酒,眯着对金眼看向炸毛抓狂的提线猫 
“!谁会用那种方式!!只是让你在吸收混沌的同时将一株神仙草一并吸入而已!怎么可能会用那种极端又奇葩的!!” 
“哦……那这样的话,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哦…”白糖一脸'你好棒棒哦'的表情看向提线猫,然后又灌了几口酒。“可是我身上不是戴着修给的念珠吗。混沌无法将我侵蚀的……” 
“哎呀,你是喝酒喝多喝傻了吧……”提线猫跳着坐在白糖的酒坛子上头。“这可不是普通的混沌,这可是黯大人亲自释放的纯净的混沌~就凭修残留在你念珠里的那点韵力是无法阻挡的~难不成你忘了当初你被黯大人一丝精魂侵蚀的时候了~无需担忧~”它吊晃着双腿,“怎么,不打算试试吗?”蛊惑着,结果又被白糖一掌糊开。 
白糖嗤笑了一声,然后开口道:“变成女的然后咧?去跟果儿抢?那我还要不要担当起天才哥哥这个称号了?”他玩笑着说。但实际,他还是有些期望的。所以他的眼中,对此事的兴趣,愈发的浓烈了。 
提线猫当然没有错过他眼中那愈发浓烈的兴趣,所以继续道:“嘻,你当真不想吗?” 
他喝了一口酒。想吗?我也不知道……“我做不到。”他沉思半晌,然后这么说道。
提线猫一听白糖这含糊不清的话,再次炸毛【白:它有毛么….】。“你真当是窝囊!当初你在跟黯大人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我可是看着的!你现在跟当初简直判若两人!”它近乎嘶吼,可白糖却依旧悠哉悠哉地喝酒,将它的话当耳边风。气的它直接叫喊:“有本事你今晚去找武崧!你看他会是怎么对你!我就不信,一个将迎女子的断袖之人能再与你合欢共好!” 
“啪”的一声,酒坛子碎了。惊得提线猫当场噤声。 
白糖阴沉着脸,一双金眼里满是不耐烦,不理会刺入手心里的酒坛子碎渣,冷声呵道:“说够没!”他手放在桌上,支撑着站起身,抓过身旁的正义铃指向提线猫。“说够就给 我 滚 !” 
见状,提线猫也不恼,但它晓得这时候不该多说了,于是它用那轻快而又蛊魅的声调开口:“你会答应我的….若是你想通了,那就来当初你与黯大人大战结束的地方来找我吧..等你的消息..嘿嘿嘿…”它笑着,隐匿于一团影子之中,但那影子消失的极其缓慢,让那嘲讽的笑声久不能散。 
约摸一刻左右,那团影子彻底消失,白糖咚声坐地,沉静了片刻,又抱起一坛酒喝了起来  ,任由那伤口留着血,似乎这样能让他清醒的思考下问题。 
不过不得不说。那提线猫来的真是时候。 
那天正好是武崧大婚前日。于是当晚,喝得大醉伶仃的白糖来到武崧门前。 
结果还真应证了它的话。 
一个将迎女子的断袖之人怎能再与我合欢共好… 
白糖苦笑。 
毅然离了星罗班,离了咚锵镇。

那混沌,越来越淡了,而那女子的面容也越发的清晰了起来。小巧的瓜子脸上是精致的面容,柳眉凤眼,翘鼻樱唇。可惜肤色却是病态的白,叫那身黑衣一衬,愈发的叫人忍不住在其面上抹些腮红让她看上去健康些,即便她这番也是有种别样的美感。  
直到那混沌彻底变没时,女子才睁开眼。依旧是原来的那双金眼,可惜眸色变暗,眼中毫无感情波动。 
提线猫见到白糖,拍掌祝贺着,然后对着她鞠了一躬。“恭喜您如愿以偿~” 
她微抬颔,冷声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要我帮你做什么。” 
“嘻….我无事相求…”提线猫听此,笑的更盛。“你只需办好你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了。去吧,去找武崧,然后带他过来,囚他终生,我会暗中助你的。去吧..白糖…去吧……”又是那个带着几丝蛊魅的声线。提线猫是木制的猫偶,眉眼都是描画上去的,嘴巴无法开合,可白糖却好像看到有个嘴巴,一张一合,缓慢而清晰地,不停的重复着一句话。“去吧..带他过来..囚他终生…囚禁,囚禁..” 
她眼神本就无光,此刻更是无神像是被控着般,随着提线猫一声接一声的惑媚,她竟也开始喃呢:“…画一方禁地..囚他于无期…囚禁,囚禁……” 
“对..就是这样..乖..去吧..带他过来..” 
然后白糖取过正义铃,飞身往咚锵镇去。 
提线猫看着白糖离去后,又开始笑了,它跳上块凸起的岩石上,宛若坐转椅般的坐在上面转了几转。 
“嘻..嘿嘿嘿..我是无事相求..我只是按照大人的意愿…”

“…让他再度吸入混沌罢了,嘿嘿嘿…”提线猫笑嘻嘻地躲开那火红的哨棒。“哎呀呀,与其在这里打我,倒还不如赶紧关心一下你家的白糖吧~我可是亲眼看着他在梦境中,自愿吸入那么多混沌~那数量啊~凭你一己之力实是难以祛除啊~嘿嘿嘿嘿~好心提醒一句,要是再不赶紧祛除…嘻…”它拖长尾音,如此一来,它的嬉笑声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给 我 滚!”武崧追着提线猫到处打,咬牙切齿道:“不需要你的假惺惺!!火判!”他举起哨棒对着提线猫就是一击。 
可那火焰还未近它身,它就凭空消失了。“随你..反正,白糖他,活不久了…嘻嘻嘻哈哈哈哈..我等着你们京剧猫彻底魔化的好消息…嘻嘻嘻…”笑声萦绕房中,久不能散。 
“啧!该死!”武崧收力落地,接着转身将白糖抱起,急忙跑去找唐明和班主。 
此时的白糖被混沌包身,而且整个儿的性转成女子。武崧感觉到这点,却也没有心思去看白糖此刻到底变成什么样了。只知道他吸入了很多混沌,所以他只想,赶快的,将混沌从白糖身体中祛除,将他从梦中带出..

天气晴朗,略有些凉,虽已近秋,但星罗班附近的竹林却依旧绿意盎然,林中时不时飞出几只雀儿落在房顶上整理自己的羽毛。但很快的它们都被一声接一声的长叹给惊走,扑动着翅膀,几下子就又飞回林中。 
有些胆大的鸟儿便挥着翅膀寻着这长叹声的来源,绕着着客家土屋飞了一圈,算是在一间房子的窗边落下。它眨着豆儿大的眼睛,好奇的看着懒洋洋趴在床上享受着大飞按摩却叹气不断的小青。“哎——”又是一声长叹过耳,它理了理翅膀的毛,发出尖利的叫声,然后飞快的扑腾着翅膀走了。这不,它前脚刚离,后脚就飞来个红彤彤的果子,好巧不巧的砸在它先前站的地方。 
“嘁,臭鸟,本姑娘叹个气还碍着你了!”小青鼓着眼,恨恨地瞪着那鸟儿怪叫着飞去,待它彻底不见了小青才将撑起的身子再度趴下,沉寂片刻后又是一声哀转的长叹。 
大飞一阵无语地看着懒洋洋的小青,思索片刻后开口道:“小青啊,你就别叹气了..果儿她刚才送来了玉澜村近来结的瓜果,你要不要吃啊?”他小心地询问着,却还是招来小青一记白眼。 
“你还好意思提她,要不是她,武崧也不会跟白糖分开,糖也不会走了三个月还不回来看下我们….”生气的语调渐渐的转为低沉和悲伤,末了长叹了一声。“他怎么,还不回来呢…唉唉唉,大飞!这里这里,用点力!哎!对~嗯..舒服..” 
“….”大飞又是一阵无语。他捶着背,听小青嗑叨白糖怎么还不回来的事情,他也不由得感慨:“好像也是,若是当初武崧不出面帮白糖挡了着桃花估计果儿也不会看上他…” 
结果又招来小青一记白眼。“刚想说跟你处久了觉得你帅过荣光师哥来着…我现在倒是悔了。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一针见血….” 
大飞连忙赔罪。“是是是,俺改改改…” 
“哼,这还差不多..把那瓜果拿来我瞧瞧…” 
“???你不是说不吃吗?” 
“我现在想吃了还不行吗!大飞你事儿真多!白糖都说过了,送上门的吃食,不吃白不吃!” 
“好好好..俺错了错了啊..别生气,生气长皱纹的…也别叹气了哈,俺老早就想说了,叹气也长皱纹的,还容易变老….” 
“…大飞你给我闭嘴!!!” 
“哎呀!等等,等等!小青,小青你别打俺脸啊!俺错了还不成嘛!…哎哟!轻点!”

夜晚,猫土仍旧是混沌弥漫,但是敲响过元初锣这月光多少还是有的。星罗班附近栽着许多的竹子,此刻被风吹的刷刷作响,引得好些乌鸦扑腾着飞出,发出凄厉的叫声。 
武崧抱着白糖在房内跑动着,他已经喊话喊了很久了,班主和唐明还是没有出来,荣光,大飞和小青也同样没有出来。这太诡异了。于是武崧跑上楼,挨个儿的将门踹开,却发现他们一个个的都睡得死沉。 
“怎么会这样…” 
武崧颓然跪下。面对着这五个睡死的猫,他无计可施。 
然后一拳砸在地上。“可恶啊可恶啊!” 
他恨恨地说。 
但是发泄完之后是冲涌而上的挫败感,如同当初因为自大而导致唐明被抓一样。 
他趴在白糖身上,放声痛哭,如同个被欺负的孩子。 
………
殴打一通后,小青惬意的享受着大飞的按摩,然后眯眼看着窗外的景色,突然,一抹鬼鬼祟祟的白影一闪而过,惊得小青直接跳起。“有猫在看我们!” 
“?!”大飞听得一惊,但还是将小青摁住。“不急,让我去看看!”待他将小青重新摁回床上,然后自己显现出韵纹,从窗外飞身出去,那窥视的猫已停住,背对着他。一阵风吹过,黑衣飞扬。大飞一皱眉大声呵道:“来者何人!” 
“………”那一身黑衣的猫不说话,却将手中的棍子往附近的地上插入站实,接着自顾地将头上的斗笠取下,顿时,那满头的白色长发倾泻而下。 
大飞眉毛快揪成一坨了。他搞不清楚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只能依着“敌不动,我不动”这点,静默地站着。 
接着,那猫将身转了过来,笑着看向大飞。 
大飞呼吸微一顿,不由得叹道:好个惊艳的女子! 
接着,那恍若天人的女子睁着对暗金色的眼,轻起朱唇,嘴角微上挑,她开口道:“好久不见啊,大飞……” 
那声音,宛若黄鹂般清脆,像极了当初年少不更事的白糖,但这却是个女声,而且也没有那熟悉的欢快又轻松的语调。 
好久,不见? 
“?!”大飞一愣。 
……………… 
“哦哟哟~真真是难,难难得一见的境况~”一个轻快而又结巴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月光将他的影子拉长,直投到武崧视野所在之处。那是一只老鼠,是只有着长眉穿着袍子的老鼠。 
“?”武崧见到之后,微微错愕,但很快反应过来,眉眼染上喜悦。“是你?!”他立刻站起身对着那老鼠,喊着。 
又是一阵风吹过,将她满头的白发吹的到处飘舞,黑色的衣摆也再度随风飘晃。她头戴斗笠,身边是一根有着大铃铛和两根红色飘带的棍子。这棍子,好生眼熟…在最初的惊艳和那句怪异的话后,大飞这才将那女子仔细地看了一遍,发现正义铃后才开口,说出这个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答案。 
“……你,是白糖?”他说道。 
(第二章,完)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