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子面

您安这里浣子面,称呼随意//职业尘吹,业余白嫖//十年一更,有空就浪游戏//丧气没志向,日常负能多于正能//不是很会说话,请见谅//自认比较好相处,喜欢交友//扩列的请看看我我n种性格任君挑//圈子杂混,cp杂吃,瑞金不可逆//@灯 弟弟是底线。

✨高三长弧🙏

《沉香》(四)

关键词:京剧猫,武白,ooc,女化,半拟人。
 
【高亮】
沉香已完结,共十章
【余下六章请看官们自行前往武白吧翻找】

  

沉香:(二)(三)

  

  

文:浣子 责编: @潶猇【时不时没脑洞】 

 

  黑黑黑,周身是一片漆黑。

  待到武崧反应过来后,便发现自己浮空在这一片漆黑空间中。

  挣动了几下,算是触到了地面。脚踏实地的,也倒是可以稍微放一下悬着的心了。

  往前走了几走,便发现了这儿的空气似是沉闷不流动的,配着这满空间的黑色,压抑的气氛让武崧不由得把神经绷紧,好不容易缓下的心绪,一下子又悬起。

  啧…他咬着牙,将手中的哨棒举起拿在胸前,墨绿的眸子警惕的巡查着四周,同时火红的韵力也在慢慢浮现出来。 

   突然,倏地一下,无数的光点从四周飞来,渐渐地在武崧面前聚集成了一个散着淡白光晕的团状物。在他的注视下,很快的就凝聚成了一个猫的形状。纵使依旧看得模糊,但也依稀可辨出那是个跟他一模一样的猫。

  那家伙应该是笑了。

  因为,约莫是它的嘴部,撕裂开了一个上扬开的咧笑的嘴,空洞洞的,似是可以透过它看到后面的境况。

  “嘻嘻…你来啦……”武崧听到那个光影这么说。声音轻飘,却又似在他耳边低语般。声线三分像那提线猫,七分像他自己的。于是武崧攥紧了哨棒,死盯着那渐渐凝结成形的家伙。

  “…你是谁?”

  那家伙听到后似是怔了下,因为周身向它飘来的小光点全都停住。

  然后,像是听到什么好玩的话般,尖利的笑声砸响在武崧脑内,刺的他直接惨白着张脸,不由得抱头跪下。却也当下了然。

  啧…原来,他是在脑内“说话”的啊……

  那光影很是适宜的配合着尖利的笑声倒在地上,像是笑的满地打滚一般。它抱着肚子,腿不停的在空中踢蹬着。

  待到终于笑够了,那家伙才用那怪异的声音回道: “我就,是—你啊——”

  它边说着,边走向武崧,然后伸出只手,“你看,”像是抚摸武崧般,那手状的光影碰上武崧的脸,上下动着。“我们长得多像啊……”

  啧…动不了……武崧想躲避它的碰触,却不料自己全身像是被定住一般。

  滚……开…

  他嘴巴张了张,但却没有声音发出。

  啧…武崧眉头一皱,瞪着那不安分在他脸上抚动的手。

  卑鄙……

  他对那家伙做了个口型。但它又笑了。

  “多谢夸赞…嘿嘿嘿,”而后话锋一转,“你想找白糖是不是~”那个光影放下抚摸着武崧的手,退了几步,向武崧他张开了双臂。“来~到我这里,我先带你看看,先前的一切…你会满意的……”它蛊惑道,不断地向武崧招手。“来——”

  武崧被动的飘向那个光影,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效。似是有个无形的手,将他缓缓拉近,牵引他直接融入到那家伙身体里去……

 

  …………

  ……

 

  起初那光,亮的刺眼,甚至连周身的空气都是挤压的他无法呼吸的。

  不过随着那光亮渐暗下去,压迫感也消失的无影无踪。眼前也渐渐清晰了起来。

  待到彻底适应了周身的环境之后,一睁眼便发现,眼前依旧是那熟悉的客家土楼和竹林,还有……

  他惊讶的睁大了眼看向站在土楼门口的人……小青,大飞,师傅,班主婆婆,和…白糖……

  “嘿嘿,臭屁精,这回我赢了,我可是比你快几步回来的哦~”那白发少年仰着头,晃动手中的野菜,冲武崧挤眉弄眼的在那炫耀着。

  “白糖……”武崧死盯着冲他笑的很是欢腾的白糖,喃呢着,然后向前几步走去,抬手去试着触碰他。

  碰到了,碰到了,他,没有被魔化,没有受伤……实在是,实在是太好了…

  似是忘记了这是在梦境里,武崧一把将愣着的白糖抱过,紧拥在怀中,双肩不住的颤抖。

  “呃……”白糖先是一愣,再是手足无措的,“嗷嗷嗷!武崧你怎么啦!啊哟——你要是这么想要赢过本天才,本天才就勉强让你呗这次,哭啥……”

  “才没有…”武崧将头埋在白糖肩上,闷声打断白糖的话。“丸子你想多了…我只是觉得,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还有,我抱你,是你的福气……”

  “……”白糖嘴角一抽,“武崧,你前一句话很中听,后一句话臭屁的我想一铃铛砸死你…”

  几番扯拉不动之后,白糖只得僵着冲观戏的众人道:“…小青姐姐,大飞,……麻烦把他给我拉开…这家伙,太讨厌了……”

  怎料小青一脸嫌弃地冲白糖甩着水袖,“自家的事情自己处理……大飞,走,咱去给荣光师哥打下手…真是待不下去了,这恩爱秀的我眼都快瞎了…”接着不顾及白糖的哀嚎,袖子一甩,轻飘的环上大飞的脖子,顺手一拉,揣着野菜瓜果,信步走向厨房。只留得僵在那儿的白糖武崧,及拄着拐杖睡的香沉的班主和一脸懵圈的唐明。

 

    ………

 

  一时间,空气凝结,三人大眼瞪小眼的互看着。

  粗瓷杯中的茶水早已满的溢流而出,可那持着茶壶的人像是未发觉一般,依旧在那倒着。

  “……哦…”小青盯着白糖许久,木然开口,打破了这份沉寂。

  “所以,丸子你是得到了一个高人的帮助,所以你就变成女的了?……大飞!你搞什么啦你!发呆就不要装茶!水都漫出来了!”

  她边说着,边用那水袖卷来了药箱,从里头取出块方巾和一小瓶药膏,一把甩向大飞,“自己收拾,然后看看有没有烫到。真是的,多大的人了做事还那么马虎!”

  大飞连声应是的承着小青的念叨,在那手忙脚乱的收拾着。

  瞧见这一境况,白糖不由得微眯了下眼。随即勾唇笑道:“啧啧,真当是猫粮撒了我一脸~不过还是不由得替大飞默哀一会,居然被小青姐姐这么彪悍的人给收了,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呐~”然后端起茶水,微吹几下就开始咂着,直接无视小青飞来的多记刀眼。

  “哎——对了,小青姐姐,”

  像是想到什么一般,白糖突然对小青唤道,然后将茶杯放下,做了个撩拨头发的动作,“你看~这么一性转了,我是不是变得特别美了~”

  接着又挺了挺胸前两个高耸的物体,“身材是不是特别棒了——嗷!疼疼疼!别捏耳朵!别捏耳朵!!”白糖突然哀嚎着,对死揪着她耳朵的小青求饶。“嗷!小青姐姐,我错了还不成嘛!快放开快放开!耳朵耳朵耳朵!!嘶——”

 小青捏着白糖的耳朵,恨恨地在那咬着牙, “你这丸子!真是欠打了!依我看就算你现在这外壳变得再美,也迟早要叫你给糟蹋尽了!”

  “大飞!嗷!大飞!快看看小青姐!她这么欺负我你也不来帮下我!还是不是朋友!”得不到解放的白糖放弃向小青继续求饶,转而向大飞挤眉弄眼的去寻求救助。

  “……我…”大飞刚想开口,就被小青一记刀眼给硬逼着憋回去了,只得打着哈哈道:“啊,今天天气很好,那啥,小青俺去给你做几份点心吃啊——”然后跟脚底了抹油一般,很快的就不见了。

 见此,白糖不由得一声哀嚎: “大飞!!!不带你这样的!!”

 

  …………

 

  ……

 

  离镇子较近的地方,安着个房子。而奇怪的是,这房子周围却鲜有猫居住于此,仅有好些个安有月亮门的墙,将这房子层层包围。

  且平日这座房子连只猫都不肯来,今日却有个手持着带有两根红色飘带的大铃铛,白发黑衣身姿曼妙的女子前来光顾。

  只见她站在门口,静默地看着浮空的小青和大飞。

  沉寂了一会儿,她对着这空无一猫的地方开口说道:“多谢了。”

  “嘿嘿……不碍事~我说过了,”提线猫不知从何处嬉笑着走出,身后带了个沉着脸周身散着暗色的韵力的的京剧猫,“ 白糖,只要你做你想做的,我什么都会帮你~ ”

  而后它拍了拍手,意示那施展幻术的魔化京剧猫撤下。

  稍敛了敛那嬉笑的态度,它又道:“不过,我可要提醒声——这里可是有个小猫儿瞧了我们好久了~你不打算会会?”

  它嘿嘿地笑着,转身向身后不远处的一个月亮门看去,“还是你的老熟人呢~”接着它又跳到白糖肩膀上,将声音提高了,“就在那墙的后面——一个青色长发,头戴大白花的漂亮的小猫——好像,叫——”

  “果儿。”

  她勾起朱唇轻笑着念道,随即也跟着提了提声音,“那可是我的好妹妹呢—— ”

  她转身,持着铃铛踱着步子,一步一顿地向那月亮门走去。边走边用那轻飘虚无的媚声念道:

   “果儿妹妹,许久未见,可曾特别想我这个天才哥哥——哦不,现在——”

   “你,该叫姐姐了——”

 

   ……

 

  果儿攥紧手中的果篮,往身旁的小竹林里头缩了缩。因为她听到那媚声正由远到近地向她靠近,并伴着叮当作响的铃铛声,如同催命一般。

 

  “高兴吗果儿——你可是多了个姐姐呢——”

  白糖延长了声音,又提了下尾音。

  娇媚的声线顿时让果儿打了个激灵,她不由得搓了搓身上的一下子凸起的鸡皮疙瘩。但随后白糖空灵而尖利的笑声,又如针般刺入她脑子。

 

  果儿死咬着下唇,全身不住的发抖,怀中盛满瓜果的篮子中有好些果子因她的动作而掉落在地。

  …快走啊…快走啊……她惨白着张脸不住地祈祷。

 

  突然间,像是遂了她的愿,那声音消失了,如同那人离去了一般。

  但她没有动,而是更为害怕地往竹子里头缩躲着。

 

  “果儿妹妹——”

  “啊!”

  倏地一下,白糖突然从竹林深处蹦出,猝不及防地喊了果儿一声,吓得果儿顿时瘫软坐倒在地上,只能勉强用手撑着自己的上半身立起。抱着的篮子随之掉落,瓜果散落一片。她精巧的脸上净是恐怖之色,整个猫如同糠筛般抖个不停。

  “果儿妹妹,你说,你多了一个姐姐,你开不开心啊?”像是普通地询问,配着白糖那曾经那如阳般笑脸,显得人畜无害。

  果儿颤抖的更厉害了。她颤巍巍地举起了手,伸出一指指向白糖,“……你,你…”

  “啧啧~”

  白糖伸了一指摁在她唇上,改了声线,很是甜美地道:“错了~不要你你你的叫,要我叫天才姐姐哦~”接着她持着正义铃弯下身,却也依旧高过瘫坐于地的果儿。居高临下的看着瘫软于地的果儿,白糖脸上净是玩味的笑容。

  还真是狼狈呢……

  不过,还不够…她正这么想着,结果却突然眼前一暗,竟是果儿趁她思索时摸了把沙砾一把甩她脸上!

 

  挣扎着拖离开了白糖的围堵,果儿跌撞着连忙向远处逃走,恐惧之下竟是连果篮都忘了拿。

  “相公!相公!快救我——”她边跑边哭喊着。

  此刻的果儿早已没了往日的温婉形象。

  她鼻涕眼泪横流,边跑边嚎啕。因害怕而跌倒了好几次故而衣服染上了好些尘土,且头发带些凌乱。

  而只想着找武崧的她丝毫没有发现白糖早已站起,如看蝼蚁般的看着逃跑的她。

 

   …相公,嘛……

  她无声地念道,接着像是发现什么好玩的事情般,略为欢快地说道:“来啊,快点叫他过来,最好你们两个一起过来。这样啊~我才好当着他的面,亲手将你的心刨出——再取来那小刀,将它片片片下。咯咯咯,那场面,”

  白糖越说越激动,病态白的面上竟是泛起了好些红晕,“真是想想就很兴奋了啊~总归也是要叫他也尝尝,这心痛之苦的呢……”

  “嘿嘿嘿~不过说到底你还是要多加小心的~”

  看戏看够了的提线猫嬉笑着从墙上跳下,“就算是故意让她得逞的也不行呢~而且,你的愿望似乎根本不可能实现啊——更何况他实际上,喜欢的是谁你也是知道的…… ”

  听到提线猫的话,白糖当即就将嘴巴撅起,表示有些不满,那略微病态的激动之色在她的压制之下很快的就消散去。扯拉了一下帽檐,使那提线猫无法看清她的面部表情,才开始调整呼吸。稍平复了下心态,继续道:“反正,只要他看到就好了…总之不管怎样,我都自有安排—— ”白糖说这话时并未将目光对上提线猫,而是继续目视着远方逃窜的果儿。

  “嘿嘿嘿,不是我说,若是到时你不能及时完成了这个任务,只怕过不了多久你便会整个的被销灭掉。而且,届时…还得劳烦黯大人亲自动手了……”

  “…啧……”白糖立刻一脸的不耐烦,猛的一个跺地,硬是踩出了个坑,溅地尘土飞扬。头部微偏,正好使那无光的暗金眸子瞥向提线猫,带有杀意的眼神让提线猫猛地一颤。“……真是话多…都说了,我自有安排…你只需按我说的去做就好了…”

  “这……”提线猫脑袋转了几转,接着像是想到什么,刚准备开口接着说时却见一个巨大的铃铛直接抵在它脑袋上。

  是白糖冷着张脸,将那正义铃一把指向提线猫。

  她身上突然释放出的巨大威压直接逼得提线猫跪下,且无法再次起身,“再多说一句话,我现在就一铃铛砸死你……滚…”接着将周身的威压撤去,铃铛一收,不再理会那提线猫,直径走到小青的房门前,靠着墙壁坐下,完了还将斗笠刻意拉低,竟是直接在那打起盹来。

  纵使再为不满,见到此况,那提线猫只得退下消失,但还是多嘴了一句。

  “黯大人说了…若是三日后你还不能将他吞噬至尽,大人届时将亲自—— ”

  它话还未说完,白糖就一个铃铛砸了过去,发出'轰'声巨响,让即将消失的提线猫一顿,硬是将那接下来还要说的话给憋了回去。

   一阵后怕的它不由得感慨着自己的运气实在是好。因为也算是消失了个大概了,那飞来的铃铛直接透过它的身体,砸到它身下到地面,轰出了一个大坑。

   “太烦了你这个跟屁虫,聒噪的我都无法睡觉…”白糖她抬起了头,暗金的眸子满是厌恶。

   “说过多少次了…”

   “我自有安排……”

 

  …………

 

  武崧他感到周身的事物变化的加快了不少。甚至有了种观戏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挺不错的……他这么想着。

 

  这么一观,像是看了半小时的小影片。可实际上却已过了约莫五年左右。

  看着白糖一日接一日的变化,且眼中爱慕日渐剧增。

  对此武崧他很是感慨的想:啊,白糖真的是,越长越可爱了……

  突然,倏地一下。眼前一道白光闪过,让他下意识的闭了眼。

 

  待他再次睁眼却发现自己漂浮在了空中。

  因为头一次飞,所以稍带些兴奋的在空中飘了好一会儿,才开始留意起周身的环境。

  他很快发现自己处在他原先的房中。

  但似是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喜帖,还有这么多剪好的“囍”字红窗花???

  他疑惑的看着这些突然多出的东西,并未轻举妄动的上前去仔细查看。

  好在机智如武崧,他只是试着联系了下先前的事,稍思了会儿,即刻眼睛一亮。

  难道,难道这……

  这,这是要成亲了吗?!

  武崧当即兴奋的一下子飞了过去。

  漂浮在那放有很多张喜帖的桌上,他激动地伸出手试图去触碰,却不料手直接透过那喜帖和桌子,穿了过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大惊,不过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再次思了会,便试探着将自己的手放在阳光下照射。

  结果那阳光直接透过他的手,照射在地上。

  当下了然。

 

  ——灵体态。碰不到一切实体物且能浮空的灵体态...这,是唐明师父曾说过的。

 

  思此,心下一阵抽痛...师傅...

  但同时又不由的感到一阵惋惜,没能看清喜帖内容。

  正欲离去时倏地吹来一阵风。像是为了帮助他一般,将桌上的喜帖全数吹起,满屋子的飘动。

  这急的武松直接忘了自己是灵体态,欲伸手去拿那些喜帖。

  怎不料,还没碰到,在他面前的那个喜帖就被风吹开,让武崧直接见到了里面的字。

  才刚一看见开头武崧就惊讶的瞪大了双眼。

  随着一行行的读下,他脸色竟是变得比女人翻书还快。

  由吃惊到愕然,再由愕然到了然,最后直接阴沉着张脸,抓紧了自己的手。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冷笑道,随即奔向白糖房里,头也不回。

 

  风一停,那些大红色的喜帖,如凋零的花瓣般,一张张地缓缓落地。可总有些喜帖特别的俏皮,并未和上,反倒是打开来,让人能得看清楚上头用墨写的清清楚楚的几行字:

  打宗武崧与玉澜村果儿将于三日后成亲,望各位届时到场祝贺。……

 

  (章四。完)

2017-07-15 /  标签 : 武白京剧猫 26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