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子面

您安这里浣子面,称呼随意//职业尘吹,业余白嫖//十年一更,有空就浪游戏//丧气没志向,日常负能多于正能//不是很会说话,请见谅//自认比较好相处,喜欢交友//扩列的请看看我我n种性格任君挑//圈子杂混,cp杂吃,瑞金不可逆//@灯 弟弟是底线。

✨高三长弧🙏

《京猫 ——终站 》(章一/原稿/以后可能会删)

校园+未来世界+网游+现代paro,ooc,cp:武白、月青、双荣
很多术语不太会写不好的地方欢迎指出www】
下方校园苏文预警】
————————————————
“欢迎来到游戏端—”
“这里是———”
“京剧猫——”
“终站——”
————————————————

《京猫——终站》第一章(原稿,可能以后会有删改)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猫的国度,叫做猫土…猫土上弥漫着混沌,猫吸入混沌就会变成魔物破坏一切,某天,一只叫修的猫跟随金光,找到了一面金色大锣。修敲响大锣,参悟韵的力量,成为第一只京剧猫。他创立了京剧猫十二宗,净化了魔物们,之后,修,却消失了…猫土,落入了邪恶的黯手中….”
“欢迎来到游戏端—”
“这里是———”
“京剧猫——”
“终站——”
…….
旧式锤铃闹钟在响了大概第三次的时候,床上的人终于轻微的蠕动了下,百般不情愿的从被窝中伸了手在床头柜上摸索了一阵。待到手尖触到一片冰凉,便猛地一掌挥下。
然后那响铃声儿便像是闷在什么地方里头一样,虽说还是在响的,但是却也是闷闷的。
那人将手缩回被窝里,翻了个身,接着睡。
但没过多久,房门就被人嘭的下撞开。
“白糖!!”
“要迟到了!!还睡觉!!”
“…唔?什么?….”
“别睡了白糖!!现在都六点半了!!!再晚自行车就赶不上点儿了!!”
床上那人终于在不停地摇晃之下晃悠悠地起来,先是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跟着搓了搓眼,才掀开被子下床,拖沓着鞋子走去洗手间准备去洗漱。
从镜子中可以看到两个生的一模一样的男孩在他后头忙的不可开交,但他却只是在那边睡边刷着牙的,慢慢悠悠的,直到后头其中一个男孩见到之后喊了他一声才打了个激灵,才速度起来去刷牙梳发,穿衣提包。
“白糖白糖!!眼睛!眼睛!!”
叼着片面包正欲出门时就被其中一个耳侧带着红珠的男孩急急叫住。他这么一提醒白糖才想起自己没带上美瞳。打着呵呵地将美瞳带上,不忘吐槽一句:“天天出门跟个女孩子一样…”
“豆腐汤圆!我走啦!晚上老地方见!”
“哎!”
他一跨腿就跃上放在门口的自行车,踏着它“吱呀吱呀”的往一条小道踩去。

这小道临靠着条河流,两旁种着柳树,时不时还会吹来阵阵凉风。走这路的人特少,多数都只是些喜欢晨跑的老人家。他们见到这二八自行车都会一致的流露出特别怀念的神情,顺便对白糖进行赞扬:“哎呀,这娃子,真是难得,居然这个时代了还坚持踩自行车,可惜是个社会青年啊——”
白糖听到之后一个趔趄差点没翻车。

你才社会青年!本天才这白发是天生的,你们一般人想要都没有呢!!

其实这么说起来。
自行车这种东西,早就跟着电动自行车一起在十几年前被淘汰掉了,原因是不安全。
而加油式的小轿车和摩托,这些耗能大污染环境严重的更是不用说。
虽然话说回来政府只是要求淘汰掉污染严重耗能大的。但因为自行车实在是太过慢了。
再就是人力什么的真的很累啊!!
于是骑自行车的人也开始少见了。
多数的年轻人,都喜欢去乘坐太阳能式浮空汽车——就是靠着太阳的能量才能在天上飞的车啦….
白糖腹诽着。
这玩意儿,虽然快是快的..但是要花上50多块钱才能乘坐上一次!五十多块!!!!我一个晚上生意好都只能挣个五百来块!!现在物价上涨的那么厉害!!自己都吃不饱了!!!与其花那么多冤枉钱,倒还不如早点起床自己踏着这个小破车去学校!!!

啊,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白糖宁愿放弃多睡会的原因了…
一个字,穷。

找了处隐蔽的地方将自行车停放在了一边,白糖快步走去校门口。先前抬手看过时间,只剩十来分钟就要赶不上车了。
一路走一路往后想去,越想越害怕,连带着汗都开始冒出。
赶不上车,我就要走路去,走路去,我就要迟到…一迟到就赶不上早读,赶不上早读就——
“白糖—你今天怎么又迟到了——啊,我知道了——要不来抄抄我备好的概念吧,既然你不想早读的话——”
一张笑颜如花的面庞浮现于眼前,朱唇一开一合吐出的话叫人毛骨悚然。
白糖打了个颤,抬腿就跑。
也算是在游戏里头训练过的——逃跑,呸,突刺——系统自配技能——总之,他白糖的跑步速度可不是盖的!
  
不过就此能力来说,倒还真的是白糖人生当中最值得一提的。毕竟靠着这个,他可是在校运会男子长跑那会儿拿过前三,赢的了学校的奖金。然后这激动地白糖在游戏里头更加卖命的去练习逃跑,啊不,突刺这个技能了。
豆腐和汤圆对此曾感慨:要是修大叔见到白糖这么喜欢这款游戏的逃跑技能,估计会恨不得立刻回来一巴掌糊死他吧…
  
  
四周是连绵的烈火和蠢蠢欲动的魔物们。断壁残垣,哭声一片。
突然有一个头戴着斗笠披着斗篷的男子踏入了这地儿,面上一片宁静甚至还带着丝丝笑意。
魔物们咆哮一声之后,全数扑向了他,欲图将其撕裂吞入腹中。只见得那男子一抬手,手上骤然爆裂开刺眼的金光,所有的魔物再次化为普通的村民漂浮于空中,缓缓落地。片刻后下起场雨,扑灭了周围的火焰。
但这并不代表就这么结束了。
一只异于寻常魔物的通体为白色的魔物悄然靠近,继而一掌挥下,却叫那男子一退身就躲开了,可惜就是手腕上挂带的一串红色念珠给利爪勾断,四散成一片。男子退身之后立即一抬手,之前爆开金光的手上出现了一个金灿的纹,那魔物受到这光的刺激立即变化回去,成了一个小猫崽。
收手之后猫崽立即跌落于地,冲着欲离去的男子啼叫。
….修?
修..别走!
不要走,修你不要走!
男子将散落的念珠收起之后,转身去摸了摸那只猫崽的头,“孩子,勇敢点….”说完这句话,便很快的离去,不知所踪。
而猫崽手中则多了一个东西——一个中间镶有个类似于种子的红色念珠。
但却还是冲着男子离去的方向喊叫。
修!我不要这个!我已经能开始自己照顾自己了!!!我已经很勇敢了!修!!你快回来——

“修!!”
白糖倏地站起,满面是汗。
全班的人都转头来看向他,连带着讲台上的那位都一并转来。白糖才反应来这时是在上课,只得冲那黑着张脸的女子讪笑。
“..啊..灵锡老师..我,我去个厕所…”
“….滚…”
“好好好..我滚,我滚..”
然后白糖就跟脚底抹油一般飞快的溜出了门。
忍住想把手中教科书扔出去的欲望,灵锡深吸几口气缓解片刻后继续讲起课来。
下方的学生们流着泪表示:灵锡老师,您今天的脸变得更恐怖了,讲的内容也更加深奥了,速度也更快了!!我们根本就听不懂啊!!!!

————————————巨大时间分割线———————————————————————————

今晚白糖他穿扮的可叫个威风——身穿长靠,头上戴盔,足穿厚底靴,手中持长枪。
可如此威风的装扮却与他此刻抱着电线杆发抖的动作很是不符合。豆腐汤圆两人一人一边的拽着白糖的胳膊。“白糖!!别闹了!!今天这么多人在天桥底下等着咱去演戏呢!!”
白糖嚎着:“要不咱今儿个就别去了吧!!那家伙又来了!!”
“不行啊!!白糖,今晚不去,咱明天的伙食就没着落了!!”
“是啊白糖!!前几晚挣到的那点钱全让你买鱼丸吃了!!”
“?!这也不能全怪我啊!!我买的鱼丸敢说你们没吃?!!”
两人立即泄气儿。
汤圆抱起道具,憨憨的脸上写满着委屈,连带着耳边的蓝珠子都暗下。
“今天有人专门点看‘长坂坡’…点看收的钱可是比以往多的多呢…你今晚要是不去,咱‘三庆班’好不容易做起来的名气就要垮了…”
见着汤圆这么个样子,白糖有些不忍,但是又着实是不想见那人,心里可谓是万般挣扎的。

事情是这么个样子的。
上回演长坂坡,正唱到高潮片段时,台下边儿靠前的座位,一个耳边挂有绒球一身黑衣的男子站在位摇头晃脑的老人旁边,冲白糖他们冷哼了声:“一群丸子”
说来也是奇怪的,这声音就那么直直的透过一群老人家的呼声,传入到白糖耳朵里。
气的白糖差点没直接把手上的长枪掷向他。
敢说我们是一群丸子?!不想看你就自己上台演啊!!
除了我们三庆班还在坚持!现在这个年代,谁还会去专门演京剧!!
有的看就不错了!!挑三拣四!
好在豆腐喊住他,可生生憋下这口气白糖着实是不愿意的。故而有种化悲愤为力量的既视感,他声音较与平时要有力,动作也更加到位。吓得豆腐汤圆以为白糖脑子出问题还私下商量结束后带他看病来着。
这番卖力自是得到了更高一层的赞赏,‘三庆班’的名字顿时传响在老年人口中…
但是白糖却依旧咽不下这口气。散场的时候恨恨的磨牙,冲着那踏上豪车的身影张牙舞爪的。待到人家一走了立马蔫儿了,丧着张脸对豆腐、汤圆哼哼唧唧的念疼,“…我刚闪着腰了….”
豆腐、汤圆:还真是要看病….

今晚再次上演‘长坂坡’这家伙..居然又来了。
后怕的动了动腰。也不知道是没痊愈还是心理作用,居然感觉它又在一阵阵的发疼。
白糖心下一横。
“总之,我就是不去!!!”
“....那,万一修大叔在呢?他没见着戏剧可是会伤心的…”
“?!”
几番挣扎之下,白糖咬咬牙最终服软。从电线杆上下来,耷拉着脑袋,乖乖的跟他俩走去提前布置好的后场,静待开场的提示音。
……..

“大叔,你就这么喜欢京剧?”
“唔?嘻呀(是啊)。”
那有头白色长发的男子口叼着根棒糖,含糊不清的回答。觉得不是很妥当又将糖取出,“京剧啊,可是中国的国粹啊——国粹生香,余音绕梁国之瑰宝。”顺手揉了一把小孩的头发,往下摁了摁,小孩扭头撇开顶上的那个大手,再抬头看去。男子见着那小孩儿一脸迷蒙样再狠狠地揉了把,“哎——白糖,你长大后就会懂了。不吵了,看看看。”说罢再次叼着棒糖,不再理会那犯傻的娃娃,继续看戏。
台上的那女子一席青衣的在那咿咿呀呀的唱着:“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谁来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小白糖约莫是看的入迷了,连涎水流出拖成条长线挂在嘴边都不晓得。身旁的男子见此极为嫌弃的掏了块帕子将其抹去,竟不料那娃娃伸手抓住他的袖子,本就是金灿灿的眼此刻更是闪着亮光。
“这些小姐姐长得都好漂亮,是不是唱戏就可以见到这么多漂亮姐姐?”
还不待男子回答,小白糖再次开口。
“将来我也要去唱戏,我也要跟小姐姐们同台演!”
他激动地挥舞着肉呼呼的手,竟是开始哼唱着先前一个白面小生颂赞心上人的唱段。
长发男子静静地看了一会,将口中的棒糖几下咯嘣完吞入腹中,然后叼着那剩下的棒子一晃一晃的。见小娃娃似是唱不下去了,男子便呸的下将棒子吐他面上,作死里的狠揉了把他的头发。
“活脱脱的一个小白脸儿。”
………
……
“白糖?”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只手晃动,惊得白糖一个哆嗦,才想起该上台唱戏了。不过听这伴奏乐曲,怕是过了出场的最佳时机了…
“白糖!!发什么愣呢?!快上台啊!!”
“哦哦哦,这就!”
碎步跑上台,还没站定呢,这眉梢上立即染上了一股英气。随着深吸口气,转身面对下台的人,姿势一摆立即朗声念道:“黑夜之间破曹阵,主公不见天已明————”
……..
……
豆腐汤圆端着个箱子,面上是老实憨厚的笑容,不停地冲着离去老人们鞠躬,口中念着客套的话。“哎哎,多谢您了。”、“欢迎诸位下次再来观看!”诸如此类,时不时还悄悄地晃晃手上的箱子掂量下里头的数目。
待人都彻底散场走光了,他俩才一屁股坐下互相靠着对方歇息,准备嚷着让白糖收拾下就回去的时却发现他早不知跑哪儿去了。本还是穿身上的长靠头盔厚底靴现在全叫他放在张软垫子上头,平时宝贝的不得了的长枪也往台上随便一丢了。
两人露出了了然的表情,便继续歇着,望天感慨。
“哎…白糖也真是玩物丧志…每天就晓得把收拾的活儿丢给我俩…”
“话也不能这么说,白糖也是为了在里头找修大叔的下落…”
“也是…话说,豆腐啊,我觉得有点饿了…”
“我也是汤圆…”
“要不…”
“我们去吃鱼丸吧?”
异口同声的说道,两人相视一笑。
“不许告诉白糖!”
起身收拾好一切并将其全数装在小三轮车上,他俩便开着它吱呀吱呀的飞快离去。
……….
…..
是夜已深,邻居的那个胖子已经睡得打呼了,偏生他又不住卧室里头,非要睡在阳台那儿,鼾声四起犹如雷鸣。
白糖瞪了眼那胖子才将阳台门关起锁上,确认所有的门窗全部关闭之后,他小心翼翼地把脚踏上一个圆盘上。
那圆盘刚一被踩踏立即像是被启动一样,以被踩踏的地方为中心开始慢慢散开一道道蓝光,时不时响起运转工作的声音,层层激活,白糖的身周围亮起好些浮空的不规则物块,围着他转。一个屏幕腾空而起,直到白糖的视线能与之平齐才停下。
上头显示着行字:“loading…提示:玩家还未戴上游戏眼镜…”。
见此他将美瞳取落,再把手上一个类似于眼镜的东西戴上,左右调整妥当后耳边顿时响起一个机械化的提示音。
“是否确定进入?”
屏幕弹出两个方块——‘Y’、‘N’。
“玩家——白糖,Lv10…提示:现有未做完的支线任务即将过时,请马上完成——”
“欢迎您再次回到猫土——”

一阵眩晕过后再睁眼,便到了间小破屋子里头,接着昏暗亮起的油灯,可见着现在到晚上了。转头看去,身旁的是睡得横七竖八鼾声四起的豆腐汤圆,他俩身上穿的略显磕残,但却洗的很干净。
一个打挺从床上蹦起,白糖俯看着他俩,眼珠子转了几转,随即咧嘴笑着然后欲一脚踢汤圆腿上,“叫你一天到晚用修大叔来压制我,趁你俩还没进来赶紧踢几脚!”
“系统提示:不可随意攻击自己的伙伴——”
这还没踢上呢,那机械化的提示音响在脑内,白糖一下僵住,脚就那么抬在半空中动弹不得,嘴角抽搐一阵便张着嘴嚷嚷:“我不踢行了吧!!”
话刚落,身上的钳制立即消失。可脚上的力度还未消失,于是白糖当即摔了一跤。
……….破系统..你给我记着了..
“系统提示:谩骂系统,第一次给予提示警告,第二次将扣取您10%EXP值,如有再犯,加倍扣取。”
…….为什么..它还可以听到心声.....
白糖表示只想安静的趴着流泪一会。
【章一,完】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