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子面

您安这里浣子面,称呼随意//职业尘吹,业余白嫖//十年一更,有空就浪游戏//丧气没志向,日常负能多于正能//不是很会说话,请见谅//自认比较好相处,喜欢交友//扩列的请看看我我n种性格任君挑//圈子杂混,cp杂吃,瑞金不可逆//@灯 弟弟是底线。

✨高三长弧🙏

《所以巫术什么的可信度还是很高的》【一】

#ooc/现代pa/糖里有玻璃渣

#cp武白/科学家月青/普通糖/崧非人.

  
【开端】
“砰” ,枪声响起。
“哧” ,子弹刺入肉体。
两个声音基本同时响起。
结果却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他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少年。
亲眼看着他中弹,亲眼看着他胸口涌不断流出血液,亲眼看着他,挂着笑的,倒在自己面前。
然后,持枪者几乎在他倒下的那一瞬,就被撕杀干净。
 
兽化的手还未复原,携带着血液。
尖利的指甲锋利可削铁断泥。
所以他不敢靠近少年。
 
两手慌乱的不知该放哪。
 
“丸子…”
他颤抖着声音问道。
“……”
“…丸子?”
轻轻晃动少年,却仍未有答复。
他几乎都要失去对自己情绪的控制。
恨不得直接抱着他痛哭,恨不得将所有人都撕裂开为少年陪葬。
 
杀,
我要杀了他们,
他们有罪,
他们伤了白糖,
杀。
 
突然,一只柔软却冰凉的手抚上他手臂。
“臭屁精……”
少年开口,气若游丝。
 
但这已经足够了。 
 
他猩红的眼迅速褪变回正常。
欣喜地看着少年。
“白糖。”
但少年却摇了摇头。
嘴巴微张,“别…”
才说出一个字。
他就突然发不出任何声音。
 
别杀人了。
好好活着。
   
少年掐着掌心,强迫自己把话以唇语的方式说完。
 
 
良久,他跪坐在少年已经冷下的尸体前良久。
手已经恢复正常。
往常那让他沉迷的血液在空气中弥漫。
但他却不再兽化。
 
“恭喜你抑制兽化成功。”
观看许久,一个科研人员装扮的女子走来,里头穿着暗红的衬衣,配合她冷若冰霜的脸显得高艳如玫瑰 。
“…还有……”
“武崧,节哀 。”

【正文】
正值八月,外头的太阳大的吓人。
而且这个时候的老天,经常吝啬的连一丝风都不愿意多给。
 
白糖站在一家逼格极高的研究所的门前,复杂的看了眼自己身上寒酸的衣物,踟蹰片刻还是抬起了脚,大步走进。
 
好友天王星有个姐姐叫明月,是个科研人员。
长得特别好看。据天王星描述的。就是挺凶的。
最近她人手不够,所以专程给了天王星一个任务,拉些比较擅长某个系的人来当假期帮工,工资面议。
于是白糖就很兴奋的,直接跑来了。
 
 
“你是白糖?”
一个科研人员装扮的女子走来,里头穿着暗红的衬衣。
手上拿着一张表,扫了眼这个安静如鸡的白发少年,满意的点点头,“不错,勉强可以留下当帮手。”
“嗯嗯。”
“那现在就来吧。衣服在右侧的房子里有,自己换好就过来。”
“是!”

———————————————————————————————————————
 
所以这大概还真的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
 
白糖一脸绝望的走回家,身后跟着一个高俊的棕发小哥,一手揣兜里一手搔着后脑勺的,惹来周遭女孩子的频频回顾。
偏生这家伙丝毫不自觉,还在那不停的放电。
 
这家伙,还真是个祸害。
白糖腹诽着。
———————————————————————————————————————
 
明月将他带过去之后,直接让他见了一个人。
 
准确来说,也不算是人。
 
他有着跟猫一样的耳朵和尾巴。
都是棕色的。
 
手也不是正常人的手,而是带有尖利指甲的爪子。
 
他蹲在笼子里,舔着自己的爪子,偶尔还伸出舌头舔舔面前碗里的水。
 
见到白糖他们来之后,抬眼望了他们一眼。
 
幽深如墨的墨绿色兽瞳,平静无光。
 
在见到白糖后眼里闪过抹鄙夷和玩味。
 
“这就是你们再次给我找的看护者?”
他开口,带着讥讽。
“就不怕他是下一个被撕碎的人?”
 
明月皱眉,“药剂足够不会失控,武崧你要克制自己的情绪。”
“我一直都很冷静。”
 
眼瞧着两人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一直愣在原地的白糖终于回过神来。
“那个啥…”
两人齐齐朝他看来。
 
白糖咽着口水。
“明月姐啊,我来是干什么的……”
“……”明月看了他许久,转身去取来一小箱子,“这是镇定剂。”
“哦哦哦!”白糖接过那个小箱子,“是让我学习研究它的成分么?”
明月摇头,指向武崧,“看好他。这就是你的任务。”
“?!?!”
白糖懵逼的看向武崧,眨巴着他的那对大眼,带些婴儿肥的脸都似乎因为吃惊而瘦下。
 
殊不知这蠢样子,让武崧直接在心里定义了白糖的外号。
—————————————————————————————————
“武崧,兽化人,人兽形态可随时转变。”
白糖一页页的翻着手中的资料。
“目前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一旦失控,会进行杀戮,直到所见皆是死物 ——— ”
白糖不可察觉的抖了一下,一直将视线投在他身上的武崧自然是看到了。
“怕了么。”白糖闻声转过头,对上了武崧的眼,“'所见皆是死物 '———我劝你还是趁早放弃的为好,起码还能留下一条命。”他勾唇,讥讽的笑着。
但白糖却摇了摇头。
“我得帮豆腐汤圆他们分担些家务,所以我不能走。”
他上前几步,蹲下与武崧平视,“而且,就只是照顾你而已,很简单的。再说了,”白糖咧嘴笑道,“我可是天才,没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
“…你不怕死?”
“?当然———怕了。”白糖撇嘴,“谁不怕死呢。”
“那你还……”
话还没说完就见白糖贼兮兮的凑了上来。
于是武崧止住了自己要说的话,静待他的。
“诶,那谁。”
“武崧。”
“哦哦,武崧。对,我要问你,武崧……你,是不是喜欢cosplay啊?然后还是那种狂热爱好者???”
“……不是。”
“那你身上这身……?”
“……………………我是非人。”
“哦?……哦!非人是吧!我知道了……没想到那边居然还有肤白的!!”白糖恍然大悟的一锤掌。
 
武崧:……………………所以你想到什么了…
 
 
“那…这家研究所我估计八成是假的………”白糖摩挲着下巴道。
武崧挑眉,身子凑近笼子边缘。
 
“而且要我说,在这边工作的人啊,估计脑子多半出问题了。”
“既然你只是个非洲人,那为什么还要给你打镇定剂,为什么还要让你戴上猫耳跟尾巴?”
“干啥还要写个这么正经的报告说你是兽化人,这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嘛!”
“所以啊,我觉着,你还真的,挺惨的。”
白糖怜悯的看向武崧,给予了他关爱一拍肩。
 
“…………………”
 
霎时武崧身上所有的兽化迹象一下褪去。

【未完待续】

2017-08-27 /  标签 : 京剧猫武白 45 2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