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子面

您安这里浣子面,称呼随意//职业尘吹,业余白嫖//十年一更,有空就浪游戏//丧气没志向,日常负能多于正能//不是很会说话,请见谅//自认比较好相处,喜欢交友//扩列的请看看我我n种性格任君挑//圈子杂混,cp杂吃,瑞金不可逆//@灯 弟弟是底线。

✨高三长弧🙏

《所以巫术什么的可信度还是很高的》【二】

#ooc/现代paro/he/糖里有玻璃渣
#cp武白月青/科学家月青/普通糖/崧非人.

———————————————————————————————————————
“喂,丸子,什么时候到啊。”
“……快了。”
“…你家还真远,怎么也不见你开车?”
“……………”白糖神色复杂的看着这举手投足间皆是贵族气息的人,“臭屁精,你有钱,你就给我买一辆过来…买不了就别废话这么多………”
“…要是我以前身份还在,分分钟拿钱砸死你……”
“哇……那你好棒哦…”
白糖鼓掌,一脸看智 障的神情。
 
  
当时武崧兽化迹象消失,明月跟小青赶来,见到之后都啧啧称奇。
 
“白糖,”小青拍着他的肩膀,“这个家伙就交给你了。把它照料好啊记得。”
白糖点头,算是应下了。
 
 
其实真正让白糖答应这两个假的科研人员托福的,是这个。
 
白糖摸索了一下放在兜里的钱,为自己没骨气的举动感到深深的鄙视,但同时他也开始想该什么照料这个,恩,大型猫。
 
……
…………
 
“……你跑来这里干什么。”
“?给你买吃的啊。”
白糖很自然的拿起一袋猫粮,手上抱着一袋猫砂,还四处张望有没有逗猫棒。
 
“…………”
“你喜欢什么口味的猫粮啊?”
白糖举起两袋不同口味的,认真的看着武崧问道。
 
周围的铲屎官纷纷看来,指指点点,但都是一脸惊恐的。
还有些人已经颤抖着拿出手机不知道在说什么。
白糖听不见,可他武崧却是能听得一清二楚。
“虐待么这是?”
“不清楚啊,要不要报警?”
“哎哟,真是没想到居然这个帅小伙这么变 态…”
“诶,没准是别样的情趣呢。”
…… 
“…………”
武崧脸黑的比炭。
前面几个也就算了,后面那个说情趣的人!你给我出来!看我不一爪子刨死你。

这时,白糖又举起两袋猫粮问话,武崧再也看不下去,直接大步走向白糖。
提起白糖抱着的猫粮猫砂往柜台上一丢,再拉过白糖的领子。
“我才不要吃这种恶心的东西…”
而后直接将他扯了出门。

 
“诶诶诶!!武崧你干什么!!那猫砂总归还是要买的吧!!!”
 
白糖挣扎着,却突然感到身子一轻,眼前一晃。

“!!!” 
“!!我靠!放我下来!!!”
 
兽化后,武崧把白糖横抱起,脚用力一蹬地,两人就窜上了屋顶。武崧速度本来就算快,再一兽化,那更是锦上添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武崧!!!你放我下来!!!!!!!!!我恐高的啊!!!!”
白糖吓的直接环上他的脖子,勒的死死的。
 
恩,白糖的叫喊也比平时要大上一倍了呢。
 
——————————————————————————————————————— 
 
经过多日的相处和伺候武崧大爷,白糖终于摸清崧大爷的习性,成为了一名合格的铲屎,呸,  看护者。
 
武崧大爷表示:勉强过关。
累得半死的白糖在得到这句认可后含笑躺尸。
 
 
崧大爷其实人还挺惨的。
 
白糖瘫在沙发上,望着啃鱼看电视的武崧不由得心疼起来。
 

 
是这样的。
有一次白糖突发奇想的想带武崧出去走走。
因为两个都算大人了,也不会买太多东西。
勤俭节约的白糖就只带了足够买两份鱼丸的钱。
结果到了街上,武崧就跟个半大的小孩一样,看见啥都想买。
白糖:…………
 
无奈之下跑去了研究所找小青取了点工资。
小青:白糖,你还真是一名合格的看护者啊。
白糖顶着小青别样的目光,红着脸跑了。
蹲在一旁看蝴蝶的武崧见到他满脸通红的,疑惑走去,“你,发情了?”
“…………………………武崧!!你还想不想去玩的!!!”
 

 
“诶,武崧,你没见过这些东西么?”
白糖背上扛着醉熏熏的武崧,手上领着俩装满小玩意儿的袋子,脖子上挂着一袋吃食,万分艰辛的踱回家。
“…恩………”
“为什么啊?你不是在发现自己是兽人前还是个富二代么??”
“……家里管的严…他们………”他开口,像叙述别人的事一样。
 
这是白糖第一次听他讲起自己家人。
…… 
“…所以,当他们发现我是兽人之后,第一件事情不是把我上交给那些机构。而是把我送走,藏好。”
“……我原本是那么恨他们的…”
“…后来,那些人找来了,那些人没发现我,然后就把他们全杀了。”
“可是啊,”武崧突然笑了,森冷的说道:“那些畜 生都不如的家伙肯定到死都没想到我居然会来,还会在失控状态下将他们全撕开了。”
“枪支弹药,样样备全,还真是倍感荣幸。”
 
“……”沉默的听完,白糖长叹一口气,“起码你现在还有我了。”
武崧一怔,不再说话。
“那你是怎么遇到明月她们的?”
“……小青是我同学。”
“哦……”稍微理顺了一下大概,“那就是说,你兽化之后,他们把你送去小青那儿。结果有一天你偷偷跑出来,就见到杀戮场景然后就手撕人 渣 了??”
“…你不怕我?”
感叹于白糖的思路清晰,武崧再次问了这个问题。
“??为什么你老喜欢问这个。”
“…”
“你人很好啊,虽然有时候很臭屁,很自以为是,但是总体还是个好人。”
“……”
“所以,你现在能自己走了么。”
  

 
噢,不管怎么说,崧大爷还是我家崧大爷。
瘫在沙发上,整个人软的没形,白糖咂吧着糖,思考着以后该怎么接着伺候下去。

“丸子,”武崧突然走来,挡住他眼前一大片光,阳光投射到武崧身上,白糖沉默了。
 
“那边是纸巾,自己擦嘴擦手,擦不干净就去自己洗手。”
看到那被崧大爷油乎乎的爪给玷污了的沙发面,白糖捶胸顿足。

“……丸子,什么时候开饭,”武崧本来立起的猫耳耷拉下来,神情不满。
 
“……”
 
妖孽啊…
 
白糖内心流满泪水,想起自家那所剩无几的冰箱更是悲痛。
 
“晚上不在家里吃,我们去蹭饭。”

想起小青那要杀人的眼神,白糖抖了抖,还是一咬牙拨打电话过去。

2017-08-27 /  标签 : 京剧猫武白 42 7
评论(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