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子面

您安这里浣子面,称呼随意//职业尘吹,业余白嫖//十年一更,有空就浪游戏//丧气没志向,日常负能多于正能//不是很会说话,请见谅//自认比较好相处,喜欢交友//扩列的请看看我我n种性格任君挑//圈子杂混,cp杂吃,瑞金不可逆//@灯 弟弟是底线。

✨高三长弧🙏

《所以巫术什么的可信度还是很高的》【三】

#ooc/现代paro/he/糖里有玻璃渣
#cp武白月青/科学家月青/普通糖/崧非人.

【祝七夕快乐 ❤ 】
———————————————————————————————————————
“啪 。”
 
刚夹起一颗鱼丸的筷子冷不其防的被另一双给打了下。
 
于是那鱼丸欢快的从筷子魔爪中逃离,再次落回到盘子里,盘底亮闪闪的糖稀正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好,好想吃啊………
没夹到鱼丸的白糖疯狂吞咽口水。
 
 
“……白,糖…”突然对上小青那阴沉的脸,来不及悲愤的白糖打了个哆嗦,旋即谄媚的打着招呼:“嗨,小青姐。”
 
“………”
 
小青对此回以一个灿烂的微笑。

 
“……”
在角落里,白糖拿着根不知从何处找来的树枝,在地上画着圈圈。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饭桌上其乐融融的三人。
 
桌上小菜凉菜摆了三四盘,正中央的是一锅鱼汤。
冒着热气和鲜香。
 
 
“这不公平…”
咬着嘴里的两根筷子,白糖委屈的看着桌上的残羹。
“为什么臭屁精也是来蹭饭的,他就可以跟你们一起吃…”
“人家武崧可是没有在餐前偷菜吃的习惯的。”
“我这不也没吃到么…”
白糖憋屈的怨妇样,幽怨的眼神落在喝茶的武崧身上。
感知力向来比常人要好的武崧自然是察觉到了。
 
万年的面瘫脸突然显现出一个笑容。
白糖害怕的虎躯一震,含泪开始动筷。
“……我,我,我最爱残羹剩饭…”
 
 
一切都是那么突然,所有的事情发生,让人措手不及。
   
直到枪声响起,白糖倒下,他们才反应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而那个持枪者早已在白糖倒下的一瞬,就被兽化后的武崧给直接撕开。
 
 
他怕了。
他再一次怕了。
就像是当初发现他们被那些人杀掉一样。
他怕白糖离去。
 
因为知晓自己兽化之后手上的力度会有多大,所以他不敢靠近白糖。
两手不知该往何处放,只得隔着空气摸索。
 
“丸子?…”
眼看着白糖就要彻底将眼睛合上,武崧咬牙,眼睛死闭,把体内乱窜的气体及杂乱的思绪一并压下。
再一睁眼就又回到人形。
轻轻晃动少年, “…丸子?”他喊着。
却未有答复。
……… 
“丸子,丸子你醒醒…”
“丸子,你再不醒来我就回去了…”
“你不是我的看护者么…我现在心情不好了,你快给我起来……”
“……白糖…”
他几乎都要失去对自己情绪的控制。
恨不得将所有人都撕裂开为少年陪葬。
身上的戾气越发浓重。
 
杀…
我要杀了他们…
他们有罪…
他们伤了白糖…
杀……
 
突然,一只柔软却冰凉的手抚上他手臂。
 
“臭屁精……”
少年开口,气若游丝。
 
但这已经足够了。 
 
他猩红的眼迅速褪变回正常。
欣喜地看着少年。
 
“白糖。”
 
但少年却摇了摇头。
嘴巴微张,“别…”
才说出一个字。
他就突然发不出任何声音。
 
别杀人了。
好好活着。
   
少年掐着掌心,强迫自己把话以唇语的方式说完。
 
 
 
 
良久,他跪坐在少年已经冷下的尸体前良久。
往常那让他沉迷的血液在空气中弥漫。
但他却不再兽化。
 

知晓武崧那时谁也不肯理会,且白糖是真的无救了,于是观看了许久,明月和小青才都一脸严肃和悲伤的朝武崧走来。
“恭喜你抑制兽化成功。”
 
“…还有……武崧,节哀 。”

———————————————————————————————————————
 
炎热的夏季一晃而过,转眼就到了十二月冬季。
 
白糖的尸体经过特殊处理,至今保存的好好的。
当日的脏衣服武崧帮他全换下了。
 
现在他就跟睡着一样,面色红润,肌肤富有生机。
像睡美人一样。
武崧想到之前白糖给他念过的童话。
 
可是。
白糖不是睡美人。
他再也不会醒来了。
如果那什么可笑的真爱之吻有用,他早就给白糖来上数个。
 
武崧喜欢白糖。
不是饲主跟被饲养的动物之间的喜欢。
算是半个人的武崧对白糖的喜欢是想把他占为己有的喜欢。
 
长久没太接触过这样温暖的人。
武崧那死寂已久的心开始再次跳动。
 
像是雪地突然照射入阳光一样。
瞬间冰雪消融,化为一汪水。

他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白糖。
但却是极其隐晦的去表达他的喜欢。
例如偶尔嘲讽他。
例如偶尔嫌弃他的菜。
例如嘲笑他的穿衣打扮。
 
实际上,武崧不知道白糖也是喜欢他的。
两人都死藏着死掖着,都不肯说出。
 
 
白糖依旧在玻璃棺材里面,武崧则在一旁看着书籍。
偶尔念上一两句,对棺材问些问题,就好似白糖还在一样。
白天看书念句子,晚上就挨着棺材睡下。
每日如此。
 
纵使头脑再为清醒,他还是选择麻痹自己。
所以他搬到研究所的偏僻处,远离明月她们。
她们的存在,就是告诉武崧,白糖死了,不会回来了。

2017-08-28 /  标签 : 京剧猫武白 49 10
评论(10)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