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子面

您安这里浣子面,称呼随意//职业尘吹,业余白嫖//十年一更,有空就浪游戏//丧气没志向,日常负能多于正能//不是很会说话,请见谅//自认比较好相处,喜欢交友//扩列的请看看我我n种性格任君挑//圈子杂混,cp杂吃,瑞金不可逆//@灯 弟弟是底线。

✨高三长弧🙏

《所以巫术什么的可信度还是很高的》【四】

#ooc/现代pa/糖里有玻璃渣
#cp武白/科学家月青/普通糖/崧非人.

———————————————————————————————————————
 
“武崧!武崧!”
这天,小青突然跑来,拼命拍打着门,不依不饶。
“武崧你开门啊武崧!!”
“我有急事找你!!!”
 
实在是嫌烦,武崧忍着怒火将门打开。
“你干什么。”
 
不加理会,她推开武崧,直径走了进去,兴冲冲地将本残破不堪的书给摊在桌上,灰尘四扬。
明月跟在她后面进来,却是鄙夷的看着放于屋内正中央的棺材。
 
 
见到扬起的尘似乎落到棺材上,武崧皱眉,道:“出去。”
 
“诶诶!等会儿!!你就当为了白糖,好好听我把话说完。”
小青丝毫不畏惧武崧几乎杀人的视线,挺直腰板。
“我跟你说白糖他有救———”
“闭嘴。”武崧开口打断,声音冷沉如寒泉,“白糖没事,不需要你瞎管。”

“………呵。”
明月突然冷呵出声。
“武崧。”
“你觉得这样自我麻痹,好么。”
 
武崧一怔。
 
“躲避这么久,好么。”
“自欺欺人,好玩么。”
“你这样子,白糖看见了他会开心么。”
 
她开口说的每一句话都直逼内心,而这最后的话,更是攻破他心底最后一道防线。
 
“我还能怎么样…”他抱住自己的头,将其深埋起。“除了自欺欺人,我还有什么办法……”
“明月…”小青忧虑的看了眼武崧,又看了眼阴沉着脸的明月。“你…”
她话还没说完,就见明月大步走向武崧,一把将他拽起,不由分说,直接一耳光扇过去。
 
“窝囊。”明月咬牙切齿,“你当初杀了那么多人,怎么就不见你那时有点自我自责的反应表现。你这幅鬼样子是做给谁看。”
武崧沉默,一言不发。
 
眼见着两人气氛越来越不对劲,小青赶忙上前,拦在他俩之间。
“你们俩都给我消停会儿。”
她看向重新坐回地上的武崧。
“武崧你先听我说一句,白糖他还有救。”
“?!”
他错愕的抬头。
“你说真的?!!白糖他,真的有救?!”
“古书有记载的。”
见小青如此肯定,武崧整个人软下。
 
“………太好了…太好了……”
他不停的喃喃,失色无光的眸子再次焕上了光彩,渐渐的,聚积在一起的泪水从眼眶里流出。
最后这个二十几的大男人放声大哭。
 
是喜悦,不是悲伤。
———————————————————————————————————————
“以你的血绘制白糖的心脏,白糖就有机会复活……”
“但这只是一个传说中的巫术。”
“……能否真的成功,我们都不敢保证…”
“注意,绘制途中,不要分神。一旦分神,后果不堪设想。”
“精神力,是控制其根本的要素。”
“心脏构图,我这里有一份,记好再绘制。”
 
深吸口气,武崧将脸绷紧。
而后划开掌心,咬破食指指尖,闭眼回想。
 
白糖,我若不能成功,那我便来陪你。
 
倏地睁眼,他抬手,落指,果断不疑虑。
殷红的血从掌心喷涌出,以诡异的方式流向指尖。
刷刷几下,一个尚未成型的心脏就已浮现在众人眼前。
 
 
 
就快了…
 
他咬牙,面色惨白,头上是层层细汗。
继续绘制,却发现血有些不够用了,他没有犹豫,又一次兽化。尖利的指甲在右小臂就是几划,再一用力挤压,血液再次流出。
 
…… 
当最后一笔落下,武崧猛地从口中喷出一口血,直接昏厥过去。
那颗被绘制好的心脏沾到这血,颤抖一下就立刻没入白糖的身体,消失不见。
几息之后,白糖僵硬的躯体剧烈抖动了一下,一声粗重的呼气吐出,被明月她们二人听见。
 
“!白…”
小青刚要喊出,明月立刻捂住她的嘴。
转头去看就见到明月摇头,指了指门外。
 
不多时,那躺在棺材上的人传来一声吃痛的呻吟。
 
“嘶……”
他坐起来,眼还没睁开。
“好痛啊…嘶…这哪儿啊……”
将眼皮慢慢张开,久违的光一下展现,刺痛的眼睛极其不适应。但慢慢的就好了。白糖疑惑的看着这屋子。
 
……这哪儿啊,天堂??
…也太简陋了吧……
连个杂货铺都没…
…而且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光屁股的小天使过来迎接??
好像我醒来的地方还是…棺材!?
………
我要差评。
 
嫌弃着一张脸,白糖一面看着屋子一面在棺材上摸摸索索。
 
恩?!
 
他一把抓起刚触碰到的温热物,顺着它一路望去。
 
!!!
 
“武崧?!”
他吃惊的看向昏厥的武崧。
“喂!臭屁精!!我不是替你挡枪了么!!!”
“你怎么还是跟我一起升天了!!!”
白糖紧张的晃着武崧,终于换来对方一句,“别摇了……我醒了…”
 
 
此刻白糖正异常乖巧的候着自家崧主子的发落。
“丸子。”
 
!!主子开口了!要认真!!
白糖立刻抬头,金灿的眸子写满认真,“恩!”
 
“……我喜欢你。”
  
“?我也是啊???咋了??”
白糖歪着脑袋问道。
 
“…你确定?”
“是啊。”
白糖肯定的点头。
“我给你洗衣服、按摩、洗头、带你溜达、供你吃供你喝,就差没把你当神仙供着了。”
“难道这还不算我喜欢你的表现么?!你看我是那么的爱你!!”
  “………”
武崧觉得自己想给这个认真问话的家伙一爪子。
 
“……就没有别的想法?”
“?!?!?没有没有没有!!!”
“…真的?”
白糖点头如捣蒜,生怕这家伙看出点倪端,嫌弃自己是个连猫都不放过的人。
“……………”
武崧沉默着,白糖闪着对金眼认真的看着。
 
“…那你救我是为什么?”
他苦涩的开口,心中不住抽痛。
“???因为我不想你死。”
“………还有么?”
“因为我答应明月姐她们要照顾好你啊。”
“……没了?”
“呃…没了……”
白糖目光四飘。
不巧这一幕被武崧见到。
“………你把我当宠物是么,恩?”
“呃……不全是…”
“……”
“………”
屈服于武崧的目光威逼,白糖心一横。
“别看了!!我说就是了!!!其实我!一直都想把你独占供家里养着的!!!!”
“…………………………所以?”
“!!就是想把你上了的那种喜欢嘛!!!!”
“………”
 
武崧突然笑了。
 
白糖也笑了,含着泪笑了。
 
因为他家主子正一步步向他走来。
 
“所以你这是想上我?”
“没有没有!!!”
“……我告诉你,没门。”
“啊???……诶诶?!!!”
然后武崧就在白糖既惊喜又惊恐的眼神下,三下五除二的扒了他的衣服。
之后就是一阵不可描述的运动。
 
 
在这过程中白糖满脑子基本被“!!!!武崧你怎么这么熟练?!?!不是雏么!??!!!”这句话刷屏。
  
  
等事毕之后他才想起有件事情他一直没问。
“……武崧…”
“恩?”
“我不是死了么?”
“恩,是啊。”
“那我这现在??”
 
武崧看了他一眼。
“你猜。”
 
“………”白糖泄气了,“……不说就不说,我还不稀罕知道呢…诶?”他一下瞥见桌上特别引人注目的古书,“…?这啥……” 疼的呲牙咧嘴的从棺材里头坐起,他挪近了去看。
 
 

“……武崧。”
“有事?”
“…手伸过来。”
“………你知道了?”
“…恩。”
“我手没事。”
武崧不再理会,继续看书。
结果白糖一下从棺材上下来,夺过他手上的书,抓住了他的右手。
武崧是兽人,兽人的自愈能力比起普通人要强。
所以现在他手上不再流着血,而是结了一道道的痂。
白糖这才留意到这满是血污的手。
 
“……”
他摁住白糖一直摸血痂的手, “…丸子,我不疼的。”
“………”结果白糖将他手抓过,伸舌把那些残留的血污清理干净,还不触及痂痕。
 
 
当武崧再次将白糖压在棺材上的时候,他见到了那对金眼全是泪水,而它的主人还鼓着个包子脸。
 
“白糖我…”
“武崧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个很消耗精神力,甚至一有差错你还会死的!!!”
“………你心疼?”
“废话!!”
“……来个补偿怎么样?”
“????什么补偿?………喂!武崧!!!你别———恩…哈……”
 
  
 
极尽缠绵,却是温柔至极,比第一次还要温柔。
 
———————————————————————————————————————
 
窗外窥视的明月和小青:…………说好的听觉敏锐呢???我们俩大活人还在这儿你俩还好意思来第二发????

【end】

2017-08-30 /  标签 : 京剧猫武白 54 2
评论(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