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子面

您安这里浣子面,称呼随意//职业尘吹,业余白嫖//十年一更,有空就浪游戏//丧气没志向,日常负能多于正能//不是很会说话,请见谅//自认比较好相处,喜欢交友//扩列的请看看我我n种性格任君挑//圈子杂混,cp杂吃,瑞金不可逆//@灯 弟弟是底线。

✨高三长弧🙏

烧烤

·武白/现代日常/ooc
    
    
    
    
    
   
    
      
    
    
   
·
孜然的悠香勾人,辣椒面的辛辣冲鼻,五香粉的怪味熏人,炭火的浓烟盖面,遮住了站在烧烤架前的人。一片夜色下,只能看到因为油而烧起的火,一窜一窜,再就是由于遮挡住火焰而突出的食物,一团黑的,在橘红的火焰下格外显眼。
炭火燃烧,发出噼啪的烧灼声。烤串刷了油,发出滋滋的烤声。落在人嘴里,发出吧唧吧唧的响声。
在这离城区较远的地方,除了时不时传来几声狗吠,大多人家全都关灯睡下了。大冬天的,刚烤出来热乎的串不到一会就凉下,吃着很是爽快,就是身子冷了点。
其实一开始是有提议要烧一壶酒来喝的。
温酒烤串,多爽。
但是却以酒品不好被反驳回去了。
 
这就是不是很乐意了。
 
然后过来了这边,给带全的一套茶具吓得一愣一愣。
接着就听到了茶水热乎还解腻这种破理由。
 
 
便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背对着人,只管拿被烤好搁置在面前桌子上的串串,吧唧吧唧的大口张嘴吃,以此来表示现在很是不满。
 
这都什么人呢这……
 
 
    
不过最后还是屈服于那一流的手艺之下,厚着脸皮的指着菜肴让人烤着。
 
 
  
  
   
  
·
“臭屁精,”
不停吧唧的声响停下,转而从那油腻腻的嘴里蹦话,含糊不清的,
“鱼丸能烤不?鱼肉吃着太麻烦了,刺儿多。”
 
正在上下颠着的烤串在上方顿了顿,
“……那你吃烤肠。”
 
“我不吃玉米肠,太甜了。”
说完,在烧烤架对面的桌子那,又传来了吧唧吧唧的声音,光听着都知道这人是吃的有多香,都知道这人是吃的有多不顾忌形象…
    
也不过多理会,将手上的五花肉烤串抓了一把孜然撒上,再到腾起的火焰上颠簸了几番,霎时这空气里就是孜然的味道了。这就便是烤好了。然后放在盘子里。
“五花肉好了。”
 
“你放我桌上。”
 
“……自己拿。”
 
“你送过来。”
  
“………………丸子你才三岁是不是?”
 
“如果我三岁,那我可以告你侵犯未成年让你享受享受牢饭的滋味。”
 
“那我看你是别想吃了。”
 
“所以臭屁精你这是要跟我怼上了?”
气势骤然腾起,也不顾着吃了,把拿着烤鱼的手往桌上一拍,
“人家吃串串都是直接干的啤酒的!就我们,喝茶!!这样也就算了!你不烤肉,大部分都给我烧的蔬菜!!我到现在就除了那五根烤肠和那一条鱼,我都没沾荤!!!”
 
从烧烤架那里走来,蓦地把盛着烤串的盘子往桌上一放,发出重重的声响,骇的那骂人的家伙明显一个哆嗦。
“哦。”
    
   
   
    

  




 

  
  
………哦……………哦………没了?不说别的了?
 
白糖发着愣,接着就听到上方传来扯肉吃的声音 。
     
    
   
   
   
   
    
     
   
   
   
  
  
白糖:……………………
    
   
   
  
  
   
   
   
    
   
    
  
  
  
“臭屁精!!你有本事吃肉有本事就别给我跑!!!”白糖拿着俩铁签子,追着武崧赶,“决一死战啊!!!!”

2018-02-19 /  标签 : 武白 44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