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子面

您安这里浣子面,称呼随意//职业尘吹,业余白嫖//十年一更,有空就浪游戏//丧气没志向,日常负能多于正能//不是很会说话,请见谅//自认比较好相处,喜欢交友//扩列的请看看我我n种性格任君挑//圈子杂混,cp杂吃,瑞金不可逆//@灯 弟弟是底线。

✨高三长弧🙏

【武白】青涩

·学pa/ooc/双向暗恋/短小
·俗套的愚人节告白有/漫漫追妻路有
·是的没错这是愚人节贺文(……)
·虽然愚人节已经过去了,但它依然活在我们心里(…)
·题目跟内容无关
 

 
 
   
·
  今天是愚人节。
 
  白糖一周前就知道了,并且还为之翻阅了无数次日历,直到到了这一天的凌晨手机通知,他才真正确认了,才稍微轻松的吐出了一口气。
 
  说是稍微,那么就说明还有些事儿让白糖是真完全放心不下去过这个节。因为确实是有件事情等着白糖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关乎白糖,零用的事儿。
 
   
  
 
  不说还好,一提起这事白糖就恨的牙痒痒。
 
  
   
  
  若知今日会是如此畏畏缩缩,又何必当初要那么夸大其词的说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区区告白能奈他何!
  还拍着胸脯肯定道自己跟那人关系杠杠的,只要一句愚人节快乐这事儿就算揭过去了,而且两个都是大男人。于是就很愉快的跟人打了赌,把自己钱包压了过去。
 
  
  
  “我白糖要是不敢告白,我这钱包里的东西就归你们了。”
  “呵,不就是仗着自己是学长么,我还怕他不成?” 
 
  
  
  
  
  
  
 
  ………呵……
 
  白糖欲哭无泪的看着自己手机,显示屏上面“臭屁精”三个字可谓是十分扎眼。
   
  
  
 
  他倒真还是怕了……不是怕对方,而是……那感情确确实实就是真的。
 
  这心里有鬼到时候见了面保不齐要露馅,一露馅那他就是真的要完了……
 
  ……但是现在不管怎么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一咬牙,一闭眼,大拇指指腹便快速落在屏幕上,精准的把主人删改很久又犹犹豫豫不敢发的东西发了出去。然后又是很快的睁眼打字,再又闭眼发送。白糖觉得灵魂都因此飞出了一半。
 
 
  
  
  
  
  白糖【臭屁精 我告诉你你现在别给我说话 你就给我看着 看着我发完我要发的你再说 要不你直接闭嘴也行】
 
  白糖【我喜欢你】
   
 
  
  
  
  
 
 
 
 
  像条死鱼在床上瘫了一会,白糖发愣的盯着雪白的天花板看,脑子里跟稀泥一样。
 
  …………
 
  所以他刚才算是对武崧告白了。
  但是又因为是愚人节,这个又不能叫告白,只能叫愚弄。
  而且他的语气看起来还是很正常的。所以武崧到时候很有可能要弄死他……
 
  
  
  
  想了想这些关系,白糖觉得他的脑子承受学习就已经快用不起了,这些就更不用说了。
  于是他甩了甩脑袋,举起手机给这对话截了张图,发送给跟自己打赌的那群人。
  那群家伙自然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但也是很晓得限度的,当下就爽快的你一嘴我一嘴的祝贺恭喜白糖并让他在明天接收他们下的赌注。三碗满满的挤了番茄酱的鱼丸。
  
   ……嗯…还是有收获的…
 
  白糖咂吧咂吧了嘴。
 
  
  好不容易把他们再次打发去各玩各的了,白糖这才把思绪从明天的鱼丸上转移去武崧那儿。
  想着这家伙现在也还没回话,那就说明为时还未晚还能再给他两分钟的抢救时间。
  匆匆忙忙的点开了小窗,发现对方依旧是灰色头像,不由得长吁一气。
   
    
   
   
  
   
  
  白糖【哈哈哈哈哈哈被吓到了吧!】
  白糖【愚人节快乐臭屁精!!】
 
  
  
 
 
  
 
  做完这最后的收尾工作,白糖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异常疲惫。
  
  一方面为着武崧没有看到这消息而开心,这样就算是中间有如此长的停顿也没关系,而且也算是悄悄的表明了心意。
  另一方面却也感觉到心脏宛如被一根带有钩针的长丝线钩住了心脏,然后被人一点点的拉扯,生疼的,忍不住让他想剖开胸口,反复翻找到底是心脏哪处被钩住拉扯。
  或者是直接顺着丝线找到源头操纵它的人。
 
  那个一脸漠然臭屁的不得了的人。
 
  
 
 
 
  
 
  越想脑子越疼,便是索性赌气一般,拿过枕头捂住头,竟是就这么睡了过去。
 
  他说过了,他的脑子光学习就不够他用了,更别说细细思考感情了。只觉得喜欢就是喜欢,不在乎其他。
 
  更况论那颗要蹦出胸腔的心脏早已替他说明了一切。
 
 
  
 
 
  
  ·
  “!”
  第二天下午,白糖端着第三份被人送来的鱼丸,愕然地看着出现在他教室门口的武崧。
  那人举着一本看起来很厚重的书,低垂着眼帘,估摸着是正在看着书内容。左手举书右手插在裤兜里,身后的黑色双肩书包仅背了右肩带,左肩带则随着书包斜斜的垂下,扫过臀部。
  许是书本没有占据他全部视线,或是根本就没有看书,又或是白糖惊愕的目光太过明显,只见他扭头看了白糖一眼,左手一拢,将书本合起,再转过身正对着这个比自己矮了小半个脑袋却一副小偷偷东西被人抓包的表情的家伙心里不由感到一阵好笑。有意忍下便为了遮掩这笑意轻咳了几声,没料到白糖竟是被这吓得一个哆嗦,汤汁从他手里的碗溅出。
  
  大概汤汁还是有些烫的。
  因为武崧他见到白糖又打了个哆嗦。
 
  
 
  “臭屁精,你来干什么?”白糖被刺激了两下,瞬间回了神,智商也仿佛上线了。
  他记得武崧都是习惯很早回家的。
 
  “带你一起走。”武崧神色如常道。
 
  
  ——?????????
  不是,什么叫,带我一起走????
 
  白糖下意识也就脱口出了问题:“怎么突然想到跟我走了?”
 
 
  武崧看起来似乎有些诧异白糖的询问,好像还有些不悦。
  吓得白糖恨不得咬烂他这破舌头。
  这说的什么鬼话他俩好不容易能一块走回家!!多难得!
 
 
  
  
  但实际武崧他是故作的。
 
  这是白糖后来才知道的。
  白糖:……………
 

  
 
  
  只见武崧拿出了手机走近白糖,念起了昨天愚人节白糖给他发的消息。
  告白得那部分是必须有的。
  至于白糖后面说这是愚人节玩笑话……
  呵,抱歉,他武崧刚好最近患上选择性失明了,所以只看得到告白部分。
 
 
  因为本身就没有太多字数,但又因当事人在这儿,气氛意味自然也就不同了。
  武崧在念完之后眉头朝着一直发懵的白糖一挑。
  “你说呢?”他反问道。
  

   
  …………
  
  我说呢。
  
  我能说什么。
  
     
   
   
  
  
  “能说你真大爷的犯规吗。”
  
  白糖知道武崧当时布下的网之后呲牙咧嘴地将他给压身下,扬言要把这龟孙给办了,不办都有愧对自己的智商。
  
  最后当然还是被反压回去。
 
  
   
  
  
  “不能。”
  武崧撩起白糖贴在额头的碎发拨到一边,垂眼看着睡熟的人,罕见的勾起嘴角引出个大的笑容。
  
   
 
  不能,当然不能。
  
  白糖压根就不知道他筹备了多久。要是他再没点反应动静,那这样武崧很有可能就要一人饮酒醉了。
  
 
   
  
  
  
  
 
  但索性他一直等的家伙终于自己开了窍。
  
 
  ——那天在武崧的注视下白糖的老脸总算是红透了。
 
 

 
 
 
   【end】
 
  
   
 

2018-04-30 /  标签 : 武白 103 10
评论(10)
热度(103)